【Shoot&Rhaw】大锤炒股记

* 半夜迷迷糊糊起来上厕所冒出的脑洞
 = ̄ω ̄=

* Root就是任性地单纯想要Shaw开心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电视里,Shaw最爱看的军事频道进入广告时间了。她慵懒地靠在松软的沙发上,把食指上戳着的一个妙脆角送进嘴里,舔了舔指尖,然后身子一歪,凑到身边Root的电脑屏幕前,问道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满屏黑底上是醒目的红与绿,还有一些不断变化的复杂数字与代码。Shaw一看到这些复杂的图表就头疼。

“嗯?”Root正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,她回过神来,微微转头笑意盈盈地回答道:“炒股啊。Sameen你对这个有兴趣吗?”

Shaw翻了个白眼:“并没有。”说完,她又挪回了原来的位置,一个接着一个地把手指上套着的妙脆角咬掉。 

Root看着百无聊赖的Shaw,觉得她吃东西的样子就像一只呆呆愣愣的小考拉,简直可爱爆了。她抿起嘴唇轻笑,额头上皱起满格的Wifi:“Sweetie,坐在家里动动手指就可以赚钱的事,可比成天打打杀杀轻松多了。你真的不想试试吗?听说Reese最近又弄了一把MP5SD6呢。” 

Shaw一言不发地看着电视里美女被花豹追着跑的急支糖浆广告,把嘴里的零食嚼得咔嗞咔嗞响。

 

 

第二天,Shaw像往常一样例行完晨跑锻炼事宜,大汗淋漓回到家里。她推开卧室的房门,准备拿干净衣服去洗澡。平日里,Shaw锻炼回来的时候,Root都还在赖床,她凌乱的棕发通常都铺散在属于Shaw的枕头上,整个身体也都会侵占属于Shaw的那半边床位。但是,今天床上空荡荡的,被子掀开了一角,那个漂亮女人却不知所踪。

“Root?”Shaw疑惑地在屋子里喊了一声。

“Sameen,我在这儿呢。”女人的声音从书房里传来。

Shaw得到了回应,她扔开手里输入了一半号码的手机,拿起衣服,朝浴室走去。

Root正倚在浴室的门边。她穿着宽松的白色衬衣,衣服下摆恰好遮住挺翘的臀部。好看的锁骨从敞开的衣领间露出来,雪白肌肤覆于其上。Shaw只当这个性感柔媚的女人是空气,径直走进了浴室。

Shaw放好衣服,转身看着死皮赖脸跟着挤进来的女人,双手交叉抱在胸前,脸上“请你出去”四个字写得明明白白。

“我喜欢看你满身汗的样子,”Root俯身在小个子耳边轻声说道。她的指尖轻轻划过Shaw滑腻的脖颈,一路向下,直至黑色背心的边沿,然后勾起手指,试图掀开神秘沟壑的一角面纱。

“我、要、洗、澡、了。”Shaw一字一顿地说道。Root知道,她的宠物的耐心已经差不多要用完了,再招惹的话,小炮仗恐怕会炸毛。

她停下手上的探索行动,转而抚上Shaw的面颊,替她将一缕汗湿的黑发别到耳后,然后蜻蜓点水般在她唇上印下一吻,恋恋不舍地走出了浴室。

Shaw看着Root故意慢慢吞吞地扭出浴室的背影,有种脱下脚上的一只拖鞋砸过去的冲动。 

她刚关上门,长出了一口气,Root愉悦的声音又阴魂不散地从门缝里飘了进来:“Honey,我替你开了户,你洗完澡就可以来选股了~” 

两只拖鞋。Shaw发泄般拿Root的新牙刷刷着马桶,不满地嘟囔:“我他妈又不懂那玩意儿!”

 

 

Shaw的头发还湿漉漉的滴着水,就被Root按到了电脑前的椅子上。

“选两支吧,Sweetheart,相信你特工的直觉,”Root冲Shaw眨眨眼,“别担心,现在股市形势好,不会把你的退休工资全搭进去的。”

她弯下腰,双手握住Shaw裸露的肩膀。感受着指间传来的圆润饱满触感,满足的笑容在Root脸上不着痕迹地荡漾开来。 

坐在屏幕前的Shaw一脸不耐烦。她随意点了两支名称看起来顺眼的股票——大锤药业和板蓝集团。

“就它们了,”Shaw撂下话,起身就走。 

“好的,那我把你的存款都投进去了哦~”

边走边擦头发的Shaw身影一滞,继而又恢复了正常行走的姿态,只是……步子似乎有点不稳。 

Root让机器宝宝在Shaw的手机上安了个炒股软件,并且告诉Shaw她只需要每天抽一点时间看看股价,在合适的时机抛掉就行。她没有给Shaw灌输K线、日均线、委比数值之类的概念——她的甜心可没有必要看懂股票走势分析图,Root只需要她指定两支股就够了。

 

这半个月,Shaw的好心情被地铁站的小伙伴都看在了眼里。尽管她还是顶着一张万年不变的面瘫脸,但是,连Bear都通过她轻快的脚步嗅出了愉悦的味道。

这天,Shaw又走进地铁站。她面无表情地摸了摸Bear毛茸茸的脑袋,扔给它一个甜甜圈。大狗高兴地呜咽了一声,叼起食物走到它的窝旁边啃咬起来。 

尽管Finch和Reese不会多问,但Fusco可一向是乐于八卦的人,哪怕对方是Shaw,他也敢于以不要膝盖的架势去挖掘新闻。

“Hey,Shaw。你看起来心情不错啊。”

“Uh-Huh?”Shaw站起身,“有问题吗?”

“没没,就是,你如果有什么开心的事情,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?”Fusco不屈不挠地努力着。

Shaw听罢,丢给Fusco一个大白眼:“管好你自己,胖子。” 

她才不会告诉Fusco自己的股票已经帮她赚了好几把MP5的钱呢。

Shaw没有留心到,Root眼部轻微的黑眼圈。她也没有注意到,在纽约股市连续一周收跌,几乎全线飘红(注1)的情况下,大锤药业和板蓝集团是为数不多逆势上涨的股票之二。

 

 

***一个月后***

Shaw正在家里组装新入手的巴特雷M82,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。

Fusco的声音从门外传来:“Shaw,是我。” 

她不情愿地放下手里的狙击镜筒,打开一条门缝,不耐烦地问道:“有事吗?”

“嗨,我是来向你道谢的,”Fusco递给Shaw一份打包好的陈皮鸡,笑眯眯地说道:“托你的福,我可以给儿子买他一直想要的航母模型了。”(注2)

 

——————

1. 纽约证券交易所与中国相反,绿涨红跌。

2. 这是一枚早已看穿了一切的聪明豆。

评论(15)
热度(70)
  1. JFM無一诚 转载了此文字
© 無一诚 / Powered by LOFTER